紧急情况:qktsw.com 被强打不开了,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www.xinqiankun.com

乾坤听书网小说网 » 幻想奇缘 » 坠落春夜最新章节列表 » 《坠落春夜》最新章节列表 从前慢(下)

《坠落春夜》从前慢(下)

文/严雪芥
坠落春夜 章节字数:6242  时间:2020-11-19 00:10:46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坠落春夜txt下载
推荐阅读: 恰似寒光遇骄阳

追野来到南方影视城这一年, 他十八岁,终于成年。

他一路打工南下,在社会摸爬滚打, 也逐渐摸清了娱乐圈的一些门道,那年章子虽然是骗他传销进去,但有句话他没说错。没人脉没资源, 想要入行太难了。

不是没有星探来挖他,但要么是皮包公司,签了合同就等于自毁前程。要么是想挖他做/爱豆, 让他去唱跳干嘛的。

他想也没想就拒绝了:“对不起,我只想做演员。”

对方听着他死脑筋的回答,翻了个白眼说:“你怎么这么不懂得变通啊!爱豆火了就可以转型当演员的呀。你真以为国内市场有爱豆的发展余地吗,还不都是收割韭菜用的。有了人气, 你之后想演戏就比现在容易多了。”

追野沉默了一下, 还是摇头。

他固执地认为,自己必须得用演员身份出道, 这样才算和阿姐同路。

至于该如何用演员的身份出道……那些有名有姓的角色的确轮不到他,但是, 跑龙套的群众演员总能分得到吧?

无所谓角色大小,只要能演上就行。

抱着这样的念头, 他只身来到了影视城, 以为这样就能开始演戏。他想,凭借着星探挖他的经历, 剧组要他当个群演应该不是什么难事。

但他还是太天真了。

群众演员也有他们的一套潜规则:所有拍戏通告,当日需要多少群演, 都有专门的群演地头蛇把控分配。而像他这样莽撞闯进来的愣头青, 若不选择被地头蛇纳入麾下, 是不可能从这些头头手里分到残羹的。

追野一开始不知道这一点,终日在影视城内晃悠,但他又无法进到剧组拍摄的棚里头,碰不到有话语权的导演,只能被游走在门口的几个场工嫌弃地轰走。

“赶紧滚,不要耽误我们拍摄。”

他们才不管人长得如何,有没有演技,要是被打扰拍摄,他们可是要被扣薪水的。

追野已经颗粒无收多日,这一回不肯轻易走掉,硬着头皮说:“你们真的不缺人吗?我戏路很宽,演什么都行。”

“那你演个狗,赶紧滚远吧!”

两方僵持不下的时候,一个穿着戏服的丫鬟从棚内走了出来,探头探脑地问:“怎么了这是?火气这么大?”

她眉眼弯弯,三言两语把那个不耐烦的场工哄得眉头舒展。

“没事儿,一个捣乱的。”

女人的视线落在追野身上,失神了片刻,就听见追野直接来了一句:“你是演员?”

“我叫齐悦。”她苦涩地笑了笑,“演员吗?如果背景板也算演员的话,那就是吧。”

接着,她听见这个英俊的大男孩问自己。

“那你们还缺背景板吗?”

*

齐悦当时拍的戏已经不缺群演,但是她把追野介绍给了龙哥。

龙哥是这一片最知名的群演头头,他除了会多拿抽成这一点引人诟病,资源方面是没话说的。

“跟了他,当个背景板还是不用愁的。”

“谢谢,我请你吃饭。”追野从口袋里抠抠索索,摸出几块钱,尴尬地说,“……泡面可以吗?”

齐悦噗嗤笑出声,觉得这个男孩实在太可爱了。

“你今年几岁?”

“十八。”

“好年轻。”齐悦咋舌,“这么小就出来混了?”

“因为我要当演员。”

我要,而不是我想。一字之差,就让齐悦感觉到这实在是个非常狂妄的小子。但这份狂妄又不会让人生出讨厌,好像这就该是从他嘴里说出来的话。

“我当初也是这么想的,结果到现在两年了……”齐悦微不可查地叹气,内心十分羡慕追野初生牛犊的冲劲,“我拥有过最好的角色,就是现在这个,主角房里的丫鬟,能够说上几句词儿。”

追野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,把泡好的杯面塞到她手中,还把自己那碗面里能捞到的丁点牛肉粒挑出来偷偷放到她碗里。

齐悦看着他的脸,斩钉截铁地说:“但你不像我,我觉得你会红的。你是我在这个影视城里看到过最好看的男孩子。”

*

龙哥资源好,意味着名声也大,投奔他的路人甲乙丙丁也多。追野作为新来的压根排不上号。等了好几天,才等来一个大组,要的群演人数特别多。正好马上要开拍一个大场面戏,这才轮到他。

终于要有第一个角色了!

临开拍的那天晚上,追野搬到了龙哥统一安排的招待所里,听着上铺震天的鼾声,还有隔壁房隔音极差的叫/床声,一切的声响都在折磨着他紧绷的神经,但他充耳不闻,开着床头的小夜灯,盯着龙哥给的剧本页。

严格来说,那只是一行字条,写着:欢呼即可。

他们饰演的是观看体育比赛的观众,被安放在成千上百人的体育馆内,不需要表情,也不需要台词,鬼吼鬼叫就好了。

这比背景板还背景板,至少人少一点,还能勉强带到个糊脸。人一多,场子一大,就像用放大镜找蚂蚁一般,每个人都一模一样。

他将那张纸条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,折好,妥帖地安放进胸口,担心它会消失似的,手总是有意无意地碰着那儿,睁着眼睛怎么睡不着。

他静悄悄地下了床,来到走廊外,反而比房间内安静很多。

因此,从楼梯上方传来的说话声和拖拽声就非常明显。

追野立刻走过去查看情况,发现齐悦被人拽着要往房内拖,拖她的人正是龙哥。

“哥,我今天来那个了,真的不行……!”

齐悦脸色苍白,双脚钉在原地不想跟着他走。

龙哥脸色不耐烦:“你嘴巴总没来那个吧?”

他继续使力往内拖,齐悦还在挣扎,明显不愿意,手腕都被掐出一圈红痕。两人拉扯的功夫,龙哥从楼梯的缝隙里看到了下方的追野,冲他大吼了一句:“看什么看,滚远点!”

追野神色轻松,活动了一下四肢,不退反进,一步一步踏上阶梯。

“喂,别做傻事啊!”

齐悦预感到不妙,大叫一声,已经晚了。

追野拳头捏得嘎吱响,义无反顾砸向龙哥的脸。

自从十六岁那年被骗进传销组织之后,他就明白防身的重要性,这两年从不疏于锻炼。再加上在社会上这两年总是有地痞看他孤身一人好欺负,想找他的茬,因此他最熟练的就是打架,挥出去的骨节锋利得像一把小刀。

龙哥挨了一拳,怒极反笑,看向齐悦说:“行啊,我说怎么给我介绍人呢,敢情是新姘头。你行,你真他妈行!”他拿起墙角的板砖,一砖头飞向追野,“滚吧你们两个!有我在,别想继续在这片混了!懂吗!草你们妈的。”

龙哥骂骂咧咧地甩上房门,齐悦看着这两人起冲突,背后都湿透了,门一摔上,她挨着墙角滑下来,乱糟糟地抓了抓头。

她从怀里掏出一包烟,扔出一根给追野,“会抽吗?”

他摇头,随手把烟揣进了兜里,很关心地问:“你还好吗?”

她点燃烟,驾轻就熟地吐出烟圈:“没事的,今晚谢谢你。”

“你报警我可以帮你作证,不然他下次还会这样。”

“……弟弟,真没必要。我和龙哥不是第一次了。”

追野疑惑地歪头:“你们……是情侣?”

“当然不是了!”齐悦背靠着墙咯咯笑出声,“我和他就是互利互惠的关系,不然你以为我那个丫鬟的角色是怎么拿到手的?他手底下那么多女群演呢,论资排辈也轮不到我。”

闻言,追野怔住了。

“别露出那么惊讶的表情。”她无声地咧开嘴,嘲讽地说, “圈内不都是这样的关系吗?连那些顶尖的一线女演员也不能幸免。我就是运气差了点,只能傍上龙哥。如果我能像乌蔓那样,傍上的人是郁家泽就好了。”

追野垂在身侧的指尖微微弹动了一小下。

“你在说谁?”

“乌蔓啊,现在很火的那个女演员,你这也不认识?”

追野毫无征兆地加重语气,神色严肃:“我不许你在背后这么污蔑她!”

他刚为她打过一架,现在却又对着她恶脸相向。少年人都是这么喜怒无常阴晴不定的吗?齐悦很纳闷。

“污蔑……?这是谁都知道的八卦,不信你去问一圈。可不是我在背后抹黑她。况且我是亲眼看见过的。”她信誓旦旦,“我之前在乌蔓主演的组里当群演,亲眼见到郁家泽来探班,揽着她上了房车。当时还每个人都送了一杯奶茶呢。”

追野咬紧牙关,呼吸都变得粗重起来,连着说了两声这不可能。

齐悦略略一思索,恍然大悟:“她是你的偶像吧?听了这么点料就受不了了?我跟你说,这圈脏着呢,可没你想得干净。你多呆几年就完全知道了。”

追野答非所问,反复地深呼吸,额头的青筋爆起又陷进去。

他低声警告她:“你不许再在外面传播这样的谣言。别再让我听到,不然我不会再顾及你曾经帮过我。”

“可笑!你能堵住我的嘴,堵的住别人的嘴吗?”齐悦被他说得也来了气,口不择言,“弟弟,别把自己想得这么无所不能,至少你连龙哥都干不过。怎么,现在来教训我了吗?路见不平不是这么用的!”

追野没有再和女人拉扯,转过身跑下了楼梯。

他跑的速度越来越快,越来越快。就好像一辆失控的老式大货车,最后没油了,沉重地停在一家烟酒小铺前,气喘吁吁地扒着膝盖,抹了一把额头和眼角的汗。口袋里的那根香烟顺势掉了出来。追野将它捡起,怔忪地盯着它看了一会儿,

这附近有剧组还在拍大夜,所以店铺还开着。他犹豫了一会儿,走进店里要了一包火柴。

不一会儿,铺外黑漆漆的电线杆子下,忽然就亮起了一簇火光,照亮了少年椅靠在杆旁的身形。

他姿势不太熟练地夹着烟,用火柴棒燃着的微火靠近烟头,劣质香烟的气味飘出来,令人几欲作呕。

他一边呛,一边抽,另一只手还捏着火柴,观察在它在风里摇曳,一副随时快熄掉的样子。

可它就是明明又渐灭,最后顽强地燃烧,燃烧在这哈气成冰的冷夜。

就像他心里那点的火光。

*

汪城从棚里出来的时候,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画面。

少年抖抖索索地抽着烟,恶心到快要吐出来的样子,却还是一口接一口,表情复杂又痴迷,似乎烟草是这个世界上此时能唯一缓解他痛苦的东西。

汪城原本离开的步伐一顿,感到好奇地驻足。他有观察人类的兴趣,这是一个做导演的必备素养,观察有趣的人性,再描摹人性。

他等着少年抽完了这支劣质香烟,对方抬起眼,和暗处的他对上眼神。

汪城为之一震。

面相看上去那么年轻,怎么会有这么创痛的眼神呢?汪城忍不住想,这真是放在大屏幕上,一双什么都不必说就会让人觉得有故事的眼睛。

重点是,这个场景,让他迅速想起了自己即将完稿的剧本,《孽子》。里头有一幕,男主角也是这么抽着烟,抽下去的是闷痛,吐出来的是狠决,一种天地不仁势要厮杀的狠决。

他内心里其实已经早就有别的人选,但这一刻,他敏锐的直觉告诉自己,不能错过。

就这样,追野在他人生又一次遭遇没顶之灾的无边黑夜,那根未灭的火柴棒在风里熬到了最后,给他带来了新的转机。

汪城抛来了试镜的橄榄枝,但却没有给他剧本。

直到去拍面试场地,追野也不知道自己会出演什么角色,但他猜想应该是没什么台词的背景板吧?他已经上网查过汪城,对方是很了不得的大导演,大概是因为出于对作品的严谨,才会连龙套都要亲自费心思地面试。

他根本没想过会有除龙套之外的角色给他,他只知道,无论这个角色有多小,他都得拿下。

进圈的愿望从来没有比此刻更强烈过,他必须要当面问问阿姐,外面的传言是不是真的?

但前提是,他得有这么站在她面前问出口,且被她另眼相看值得搭理的资格。

和他一同来参加试镜的,还有好几个男孩子。他们彼此都互相认识,毕竟全是当下圈内最有热度的小生。打过招呼之后,众人齐齐看向坐在最角落的追野,传递了一个疑问的眼神。

“你认识他吗?”

“不认识啊,从没见过。”

他们在一边交头接耳,知道追野没什么来历之后就放下了心,不将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少年放在眼里。纵然追野的相貌出色,但比起相貌,演技和背后的支持才是至关重要的因素。

论若这些,其他有名有姓的小生们才是彼此的劲敌。

他们本以为这是一次普普通通的试镜,虽然汪城没有提前给他们发剧本,估计这个角色是考验即兴应变能力吧。

直到导演助理现身,说要让大家再坐车去另一个地方,汪城在那里等他们。大家才感觉到这个试镜不一般。

众人一头雾水,但还是依言坐上车。追野被排挤到司机旁边的副驾,听着车厢内一帮人开始吹嘘啦哈你拿了个什么奖,我拍了个什么片。

追野忍不住有些好奇,为什么这些厉害的人要来和他抢一个龙套?

他很费解,精神也更加紧绷。

车子一路往郊外开,停在了一片草原上。这儿是一座马场,很多剧组喜欢在这儿拍外景的骑马戏。唯一不足的时候马场旁边就是铁路,每次拍完都需要动用大量特效把铁路抹掉。

汪城牵着几匹马向刚下车的这帮少年们走来,说道:“今天试镜给你们的考题,就是骑马。”

“骑马?”众人面面相觑,“只要骑马就可以了吗?”

这也太过简单了,他们都有拍古装戏或者民国戏的经历,骑马简直是手到擒来的事情。

追野默默地抿紧下唇。

他并不会骑,但他不会示弱。

汪城半遮半掩地说:“你们要演的这个角色,他很狂妄,很野性,是一个大逆不道的孽子。带上这个人物性格,你们用你们的方式呈现骑马这个动作吧。”

追野此时举起手说:“我可以最后一个来吗?”

这样他就有充足的时间观察和学习。

汪城不在意地点头,视线已经集中到了第一个上马的少年身上。对方意气风发,游刃有余地快马加鞭。

汪城失望地垂下眼,叫了下一个。

另一个吸取了教训,仗着骑术好,在马上做了一些夸张又危险的动作。汪城在底下看着,皱着眉吐出几个字:“流于表面,哗众取宠。”

剩下的一听他这么说,头皮都麻了。这到底要怎么也骑法才能让这位大导满意啊?

一圈下来,汪城的神色已经显现出倦态。但在看到最后一个上的人是追野之后,他还是流露出了一份与众不同的期待。

结果……

汪城有些哭笑不得地看着追野屡次上马都不成功,脸迅速垮下来。

“算了,你别上马了。今天就到这儿吧。”

他一出声,其他几个少年都忍俊不禁地浮现出嗤笑。虽然他们猜不到今天谁会是汪城心中的TOP1,但至少这垫底人选,板上钉钉是这位骑马都不会的老兄。

追野却在汪城说话间死皮赖脸地爬了上去,粗暴地抱住马脖子,冲着底下大喊:“我可以的!”

汪城看得心惊胆战,这完全是新手啊,出了事可怎么办。

他立刻让人去牵马,追野却有样学样地先一步抽了鞭马屁股,马儿抽痛,撒丫子往前狂奔。

众人又是好笑又是担心,也有的在看好戏,这一切简直太滑稽了,让人忍不住怀疑追野是不是以为自己在试镜某部贺岁喜剧。

追野在马背上颠簸得厉害,他深知自己此时的背影绝对称不上潇洒,确切地说是无比狼狈。

但对他而言,只要不被甩下去,就是一种胜利。

只是若要脱颖而出,远远不够。

旁边的铁路上,一辆火车疾驰而来。追野摸着鬃毛,心头狂跳。

他只有这一次机会,该怎么取胜呢?

追野的视线掠过冰冷的节节车厢,它气势恢弘,如一条逼人的钢筋游龙从身后追上来,顺间打通了追野闭塞的神经。

他在马背上猛地大笑道:“龙和马,谁跑得更快?不如我们来比一比。”

接着,手臂发力,连抽了好几鞭马屁股。

在他背后围观的众人已经目瞪口呆,试个镜而已,他在玩命吗?以他这样的技术,居然还无限制地加速,真的是找死。

追野却根本想不了那么多了,他只知道他要赢。

命又算得了什么呢,人生是比弹指还短的东西,该豁出去时就豁出去吧,因为有比命更永恒的存在,它可以逾越时间。

在渺小的马身超过庞然的钢筋游龙时,追野激动地振臂欢呼。

下场就是,那一刻天旋地转。

他直接被马甩了出去,在空中回旋了一圈,重重跌落地面。

追野感觉到身体内部的骨头似乎断了,刺破了什么东西,使得被关押的疼痛争先恐后地涌出来。但是,被束缚的一些压抑和沉闷也同时被解放出去,他在地上气若游丝地笑,觉得无比痛快。

他连同马儿已经跑得没影,以至于汪城他们后来才顺着马蹄地足迹找到他。

而他一直清醒着耐着疼痛,等到汪城找到他的前一秒。

“导演,马可以跑过龙。”追野瘫在地上,眼睛里充满了迎风的血丝,“那这个龙套,我是不是也能跑?”

汪城深受震撼,呢喃道:“这小子……不疯魔不成活啊。”

从此,这个世界上诞生了一个独一无二的孽子。

*

两年后,金像奖的颁奖典礼前夕。

追野翻着典礼的嘉宾名单,看到了乌蔓。

他放下名单,神经质地来回踱步,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烟才慢慢平静了些许。

他已经学会怎么用打火机点火,学会怎么抽烟不呛,但烟丝沁到舌苔上的那一秒,他又变回了那个手无寸铁,在光线昏暗的影厅里昂头看着大屏幕的孩子。

屏幕上,是他这些年来的追逐。从青泠开始,到大西北,再到南方。那些曾经无望的钝痛都随着烟雾从嘴边逸出,留下来的,是难以一言蔽之的雀跃。是兴奋,是惶惑,是想要流泪的战栗。

因这一出无人观看的独角戏终于落幕了。

台上一分钟,台下十年功。

终于终于,舞台的灯光打给了他,台下他最想邀请的观众已经坐下。

那么,该如何出场呢?

既然是孽子,就大逆不道地出场吧。

不必害怕当中的曲折,因为故事的最后,你一定会爱上我。

-全文完-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全文到此结束了,从8月开始,到11月,夏天到冬天,无论是从最开头追过来的小伙伴,还是中途加入的读者朋友们,都很感谢你们的陪伴。24小时内留言的正版追更读者在结尾章评论都会发红包!全订阅读者还可以额外抽奖拿大额晋江币(全订阅的旁友们动动小手指点个评分好啵:)

废话都说完了,真的非常感谢,我们下本书再见~(既然说到了我就再为我的预收打个广告吧-v-

预收《风眼蝴蝶》大家戳专栏收藏好吗(好的!

文案:台风天,阴雨巷。

姜蝶来参加“协议假男友”的生日趴,结果被台风困在这里。

大家索性整夜疯玩,仗着是别墅,把嗨歌放到最响。

凌晨一点,一直毫无动静的二楼房门被打开。

阴影里一个男人靠在拐角,眼皮困倦地耷拉着。

“能小点声吗?”

他带着未睡醒的鼻音,还是显得过分冷淡。

在场的女孩除了姜蝶,无不偷眼瞧他,暗自脸红。

“这谁啊?”

男友戏谑:“我们系著名的‘高岭之月’,这别墅是他的。”

*

派对到破晓时分,众人在客厅醉作一团。

蒋阎从楼上下来,却见姜蝶是唯一清醒的那个人。

窗外暴雨如注,她的语气湿答答的,故意问他。

“他们都睡了,我做的早饭有多,你要一起吃吗?”

蒋阎低头看了看她煮成稀饭的白粥……

“谢谢,不过我不爱吃。”他瞥了她一眼,“寡淡。”

姜蝶忍住了想把粥扣他头上的欲望。

*

台风最凶猛的一晚,众人围坐一起玩桌游。

狂风肆虐,别墅突然断电。

姜蝶有夜盲,条件反射地抓住身边假男友的手。

他反常地给了她不必要的温柔,食指轻挠她的手心安慰。

很久以后,姜蝶才知道——

那一晚,趁黑暗偷坐到她身边的人,是蒋阎。

*

高岭之月白切黑 x 清纯钓系黑切白

她是只自作聪明的蝴蝶,一头撞进暗潮汹涌的风眼

最后感谢还在为我投雷和灌溉的小天使们

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:奶味苏打 1个;

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:奶味苏打 3个;myvanillaworld 2个;靓仔、48467734 1个;

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:月半橙 20瓶;奶味苏打 10瓶;化风吹着雨 9瓶;奈何 3瓶;一蓑烟雨任平生、秃驴大大的头号粉丝 2瓶;

-谢谢!我真的废话有很多……

(快捷键 ←) 上一章返回《坠落春夜》目录下一章(快捷键 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