紧急情况:qktsw.com 被强打不开了,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www.xinqiankun.com

乾坤听书网小说网 » 历史军事 » 摊牌了我就是唐太宗最新章节列表 » 《摊牌了我就是唐太宗》最新章节列表 第418章 纠葛

《摊牌了我就是唐太宗》第403章 犯人自杀

文/秘境3
推荐阅读: 我要做驸马

“你干什么?”

“刘山,你疯了!”

伴随两声大喊,外面看守两个小和尚,急忙把锁住的房门又重新打开来。

他们两个手忙脚乱的一阵忙活,打开来一看,眼前的景象可把他们给吓了一大跳。

只见王流,满身是血靠在柴房角落里儿,刘山手上拿着一柄短刀,身上也沾满了鲜血。

“王公子,你没事吧?”

王流一只手捂着胳膊,另一只手指着刘山大喊:“快把这混蛋给拦下来,他已经疯了!”

那两个小和尚急忙上前去,刘山低头看着自己手上的短剑,把那短剑缓缓的抬起,就要朝着自己腹部刺下去。

王流那双眼睛死死地盯着刘山,就等着刘山这一剑刺下去,所有的麻烦都解决了。

“刺下去!”

王流用微弱的,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,小声的说。

那两个小和尚看着刘山这番动作,急忙冲上去就想阻止。可刘山还是非常坚定的把那短剑,刺在了自己的腹部。

两个小和尚惊呼着把刘山给控制住,那短剑留在了他的腹部,刺进去越有四五寸深。

“快叫人,快叫人啊!”

“要闹出人命了!”

晋祠里面的僧人们不多时的功夫就全都赶了过来,一时间这里也就热闹了起来。

眼看着天色已经慢慢的要黑下来了,这次又出了这样的事情,还真是让人愈发的迷惑起来。

原本这就是一个普通的玉石盗窃案,皇上那边都不打算追究了,这事情看起来最后也就慢慢的消散是最好的。

可是偏偏又有了这么一个目击证人,查到了有两个嫌疑人在这现在之前,一人被关押至此,玉石怎么找不着,又没有办法定案。

本来这一切虽然诡异,但还能出什么大问题,可是自从赵永乐来了之后,所有的一切好像都已经超出了他们的控制范围之外,都在朝着一个非常坏的方向发展。

方丈看着面前脸色苍白,身体虚弱的刘山不断地道着佛号。

“阿弥陀佛。”

刘山身边一个小和尚,非常娴熟的帮他包扎着身上的伤口。

“好在这伤口也不算是太深,他腹部的肉还算厚实,没有刺到要害,要不然这条命可真就保不住了。”

王流站在人群的外围,听到这样的消息,脸色都难看下来。

果然靠他自己自杀还是一点都不好用,这帮人死都死的磨磨唧唧一点都不干净利落。

赵永乐站在一旁看着,一时间也没有说话,只是在那看着。

“施主,如今发生了这么多,但是这案子,倒也没什么头绪,不知施主心中到底有没有把握能够将此案给侦破。”

赵永乐摸着下巴说:“本来是只有三成胜算,不过现在看来的话应该是有七成的胜算了。”

“七成。”方丈疑惑的看向赵永乐,“莫不是赵公子,现在已经掌握了什么关键的证据?”

赵永乐回答的模棱两可,只是点了点头倒也没说,他得到了什么有用的证据。

刘山躺在那稻草之上,一副生无所恋的模样,一句话也不说。

外面的王流听着赵永乐在里面吹牛,忍不住心里有了疑惑。

这小子究竟为什么说自己有七成的胜算,这怎么可能呢?他手上应该没有任何的证据吧,除了那个刺客和他的凶器之外,再也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证明东西不是刘山偷了。

除非这赵永乐说的七成胜算是断定刘山的罪名,那倒是有七成。

王流心中疑惑,又总觉得闹不明白的话越来越难受,直接从外面钻了进来,钻到里面看着赵永乐说:“我说这个赵公子你别是在这吓唬人,到底有没有胜算?这样子可是赵大人交给你的,你可不能辜负了赵大人的期望。”

赵永乐一看到王流进来反倒笑了起来。

“这一切还都得多谢王公子,本来我还是一点头绪都没有,不过自从王公子来了之后,给我提供了非常多的头绪。”

王流一听他这么说立刻就不乐意了:“赵公子你这是什么意思?你的意思是我就是那个犯人,来了之后,让你越看越觉得是犯人了吗?”

赵永乐笑着打趣到:“王公子你这么紧张做什么?我不过就是随口这么一说。不过我目前确实是掌握了一些有用的证据,只要晚上能够把那刺客审讯出一些结果出来,我想应该能够得到更多。”

王流原本还以为这赵永乐是拿到什么有用的关键任务,不过到头来的话,还是要靠着他抓住的那家伙。

等着晚上王明王阳二兄弟把那刺客给杀了之后,这赵永乐也就什么证据都没有了。

这么一想,王流就松了口气,看着赵永乐说:“赵公子你倒是看得开,我如果是你的话,恐怕没你这么好的心情。”

就在众人争论的时候,突然躺在地上的刘山开口说话:“玉石就是我偷的,把我杀了吧,为什么要把我给救下来?”

赵永乐低头看着他说:“玉坤大师,你所信的佛法难道就没有真与善吗?”

玉坤睁开眼来看向赵永乐。

“佛法中的真与善,在我这个污秽之人的身上都不再应验,我不再提配提佛法。”

“那想必你也知道谎言永远成不了真,就像恶永远不可能变成善。”

刘山突然笑了起来,他这腹部一用力,那里的伤口便稍微裂开,洁白的白棉布下面,渗透出来一片鲜血。

“赵公子你说的没错,我以前就是个大奸大恶之人,曾经在山上打家劫舍的我,也没什么资格说自己是善人,我就是一个恶人,永远的恶人。”

赵永乐看着他突然笑了起来。

方丈适时的问:“施主缘何发笑?”

“我笑玉坤大师自以为遁入空门,可是还六根不尽。佛法这方面的修为完全没有长进,反倒还倚仗着山林草寇义字当头的那一套。”

赵永乐说出这番嚣张的话,外面的一帮小和尚听的都恼火的很,他们都很敬重这位前辈。

只有方丈,听完之后,反倒是跟着赵永乐一同笑了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