紧急情况:qktsw.com 被强打不开了,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www.xinqiankun.com

乾坤听书网小说网 » 总裁豪门 » 悬崖边上的女配生涯最新章节列表 » 《悬崖边上的女配生涯》最新章节列表 第111章 一百一十一章诱人白骨

《悬崖边上的女配生涯》第102章

文/东野东
推荐阅读: 人参养灵芝

姜岚假装哭得更大声,观察身后烧铁棍的反应。

果不其然,它在空中晃荡两下,像是在犹豫,随后又磨磨蹭蹭地靠近过来。

姜岚盯着他们之间的距离却来越近。

下一秒,她猛地回头扑过去,再一次将锈剑揽在怀里。

抱着锈剑,像个不过脑子的痴汉,说道:“锈儿啊,我回来找你来,高不高兴,开不开心?”

锈剑还在被姜岚扑到的愣神中,一动不动,哪里关心其他的。

姜岚松开,盘腿而坐,对着剑身说道:“锈儿啊,我想了想,觉得我们还是比较合适的,呐,希望你能成为我的灵器,可以吗?”

姜岚不解地挠挠头,这副告白的语气是怎么回事?

锈剑一下子窜起来,蹭了蹭姜岚的手臂,高兴地同意了。

姜岚高高兴兴地将剑身拿在手里,然后,就往大门口走去。

推门而出,便见到一旁的傅漠,挺直地伫立在门口一侧,像是个石雕。

姜岚凑过去,便发现,这位的眼睛还是闭着的。

她眼珠一转,心上计来,蹑手蹑脚地走过去,精致的小脸移到傅漠底下,看着对方毫无瑕疵,肤如凝脂的脸蛋,不由得羡慕了。

姜岚瞅了瞅傅漠禁闭的双眼,顿时被长长的睫毛吸引了。

根根分明,尾端带着微翘,长长的,不是一般的好看,简直就是个睫毛精嘛。

姜岚心里的羡慕渐渐转成了嫉妒,她伸出爪子,偷偷地靠近,想要去摸一摸那睫毛,可不是拔两根哦。

然而,就在几乎碰到的一瞬间,傅漠忽然睁开了眼睛,满是清明的眸色间,闪过一丝流光。

两人对视个正着,姜岚这才发现,傅漠的眼球中其实是带着淡淡的茶棕色,不是纯正的黑色,一闪一闪的,像是宇宙的银河,绚烂而美丽。

傅漠率先移开了目光,他望着几乎近在咫尺的手指,眼中尽是疑问和不可描述。

姜岚搜的一下收回了手指,尴笑了两声,说道:“我还以为师尊睡着了呢,刚想叫醒你,你就……”

盯着傅漠越来越不信任的眼神,姜岚也噤了声,低着头,不敢说话。

傅漠眸色微闪,看着姜岚蔫巴巴的样子,还是选择略过这件事,他将目光移到姜岚的手上,说道:“找到了?”

姜岚见他的目光,连忙点头,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,如同盛开的玫瑰,鲜艳欲滴。

傅漠眼皮微低,像是在移开目光,说道:“本尊看一看。”

姜岚兴高采烈地递过,她有时候就这样,性格单纯大条,既然决定了,就不会去质疑什么。

傅漠见到姜岚手中的剑,微愣。

剑身破破烂烂,锈迹斑斑,说是一块剑模样的废铁,恐怕都有人信。

傅漠拿起剑柄,面色严肃,仔细观察。

然而,这认真的样子让姜岚有些忐忑,虽然她早已做好扶贫的准备,但还是期待有什么奇迹发现。

待几分钟后,傅漠将剑还给姜岚,只说了一句话:“既然选择了它,就认真对待。”

姜岚忐忑的心一下子变成了愣神,咋,你还没说这剑怎么样呢。

她凑上前去,好奇地说道:“师尊,这把剑怎么往,你给我说两句嘛?”

姜岚下意识用上了撒娇的语气,加上她那张脸,真是杀伤力巨大。

傅漠耳边微红,他瞟了一眼姜岚,不着痕迹地侧侧身,才开口说道:“这把剑快要消失了。”

姜岚还想着听到什么好话,可这第一句就直接杀她,她面露疑惑,等待后续的话。

只听傅漠接着说道:“这把剑上的锈迹代表着它的死亡日期,待锈迹满了,它的意识就会消失,成为废剑。”

姜岚微愣。

傅漠看了姜岚几眼,说道:“任何一把剑荒废多年,无人使用,就会失去剑身本来的意义,永远消失在世界上。”

姜岚怔怔地看着手中的剑,想到它紧紧地贴着她,轰走其他灵器,还有悲伤离开的模样,原来它还会消失吗?

手中的剑身猛地窜动两下,像是感受到姜岚的想法,回应她。

傅漠瞟了瞟手中的剑,说道:“它太锈了,看不出本来的样子,一般来说,这种剑都会直接等死,它…很幸运。”

姜岚摸摸手中的剑,想到它的热情,心中有股暖流,它只有抓住她,才能得到新生,面对她的不乐意,竟然直接放弃了,真是……

姜岚说不出心中的想法,只是觉得竟然会有这么傻得家伙。

傅漠看着姜岚有些微红的眼角,本来想说的话堵在了口中,褪去锈迹的剑不一定是把适合姜岚的剑,兴许还是废剑。

傅漠揉揉眉间,再一次觉得养个弟子真复杂。

姜岚感动了半天,随后询问道:“师尊,那我们怎么契约啊?”

“将你的精血滴在剑身上便好。”

姜岚照做,一股灵气直逼指尖,血液落下,在剑身上撒开一朵血花,即刻被吸收掉,无影无踪。

姜岚叼着手指头,含糊不清地询问:“师尊,它的锈迹怎么下去啊?”

傅漠瞟了姜岚一眼,隐隐的红舌在指尖翻腾,被吮的滑腻,光亮的指尖落入眼中,傅漠下意识地避开,思考两秒才反应过来,姜岚问了什么。

傅漠耳边的绯色越发明显,说道:“等你们的默契加深,它的锈迹会自己掉落。”

现在的剑只有剑刃的一点点能看出本来的颜色,是红,一种血红,沾染了妖艳的红色,像是指尖的……

傅漠一想到这,瞬间打住,狠狠地皱了皱眉,自己在想什么。

姜岚可没多想,瞬间感受到心里传来一丝若有若无的联系,脑海中传来一个类似于机器人的小男孩。

“主人。”是那种超级平淡的声音,但姜岚却明显的感受到声音下面的兴奋。

“你好啊?”姜岚回应道:“小可爱,你叫什么啊?”

“我叫…”语气依旧平淡,但这仿佛卡顿的现象却隐藏不住下面的羞涩,“叫…麟麟。”

“麟麟?”姜岚小声地重复道,“很好听啊。”

麟麟没有回话,但姜岚手中的剑烫的不行,仿佛烧起来似的。

姜岚偷笑,这是个什么神仙小可爱。

刚想说什么,下一秒,便见手上的剑身发出酥脆的响声,剑刃上布满的锈斑竟然掉了几块,连着先前干净的地方,这下看过去,到有了几分样子。

耀眼的火红色褶褶闪光,乍一看,像是流动的水,有着灵魂。

姜岚感叹,光是剑刃一点点,就这样好看,那要是整个剑身,得多耀眼呢。

傅漠看着血红色,微微皱眉,眼中闪过一丝惊讶,随后又像是想起什么,闭口不谈。

姜岚高高兴兴地跟着傅漠,拿着新到手的剑,离开这里。

猛地一出来,亮堂堂的天空还有些刺目,姜岚下意识闭上了眼睛。

傅漠眸色一身,茶棕色的眸光在阳光下越发显眼,他微微侧身,直接挡住了不少射过来的光线,默不作声。

直到姜岚缓过神来,他才离开。

姜岚毫不知情,高兴地拽着傅漠的衣角,说道:“师尊,我能够自己御剑飞行了。”

傅漠点点头,心中松了一口气的同时竟然还有些失落。

在云层间,姜岚毫不畏惧,带着她新上手的麟麟,如同飙车似的,飞奔极下,惊动了不少飞鸟,扑闪着翅膀。

傅漠目不斜视,看着前方。

姜岚开心地大喊道:“师尊,好好玩。”

先前,还没怎么好好飞过,就直接上了试炼场,断了剑,现在有了一把属于自己的,可不得快乐快乐。

傅漠眸色微动,他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事……

御剑飞行将近半个小时后,两人终于到了明饮峰。

姜岚鞠了躬,到了别,转身就要离开。

傅漠直接伸手,准确地拽住了姜岚的后衣领,说道:“停下。”

“怎么了?”姜岚抱着自己心爱的剑,询问道:“师尊?”

“还有一件事。”傅漠冷清地说道,“你要学习武技。”

他第一次教导徒弟,哪里知道怎么下手,只能尽自己所能,给她最好的。

姜岚一愣,有些疑惑,“武技?”

“嗯。”傅漠点头,没有再说什么,直接转身,向一角走去。

姜岚只好抱紧手中的剑,跟了上去。

“师尊。”姜岚在一边走着,满是好奇地询问道,“我们去哪里?”

“师尊,武技好学吗?”

“师尊,我应该选个什么样的武技?”

“师尊……”

“噤声!”傅漠被吵得头疼,忍不住说道。

“好。”姜岚顿时蔫了,像是失去了水分的鲜花,不敢出声。

傅漠瞥了一眼,忽然心底有点不舒服,走了一会儿,竟然有些不习惯,斟酌了一晌,主动地说道:“武技有许多种,大多是根据灵器来选择的。”

姜岚正和鳞鳞在心底唠嗑,开心的很,丝毫没有因为他的话产生影响。

待走了一炷香后,终于到了所在地,一个古色古香的竹屋。

周围都是碧绿的竹子,一节一节的,层层递上,簌簌的风吹过,发出清灵的响声。

在四面环绕之下,正间坐落着一个漂亮的竹屋。

在竹屋前,大大的竹制摇椅,碧绿的竹伞不规整地摆在那里,几乎所有东西都是竹制的,似乎这个世界只有竹子。

傅漠上前,淡白色的衣角抬起,他伸出脚踹了一下摇椅。

摇椅上传出一声“哎吆”的叫喊,很年轻,很清脆,像是竹子。

姜岚这才发现,摇椅上居然还有一个人,大大的竹伞拿开,青翠的衣袍映入眼帘,一张年轻人的脸,清秀间毫无血色,带着搞怪的笑意,像是竹子。

他此刻正抱着自己的腿,“诶呦,诶呦”的喊着,带着随意的亲昵,看来两人很熟。

傅漠见他装相,垂眸不动,就这样静静地看着他,随后说道:“想断腿?”

这话一出,摇椅上的人一顿,随后清隽的脸上尴尬一笑,求饶道:“没,没。”

接着,巨大的竹伞放下,姜岚才得以看到全貌。

这人一身青翠的衣袍,起身间,一股魏晋风流的感觉扑面而来,好像看到了采菊东篱下,只为求得纯真的名仕。

然而,下一秒,他咧嘴一笑,呆呆傻傻的样子就像一只巨大的哈士奇。

“你怎么有空来我这儿?”年轻人调笑地说道,“最近听说收了个徒弟?”

他的手肘压上傅漠的肩膀。

姜岚一囧,有些心虚,怎么哪里都知道傅漠有个徒弟,这让她很尴尬啊。

傅漠皱皱眉,看向自己肩膀上的爪子,说道:“手不要了?”

年轻男子顿时瑟瑟地收回了手,有些许的尴尬,随后又无所谓地看向姜岚,说道:“这是师侄吧?”

接着,他笑笑,清秀的脸上闪着细光,伸出手掌,一个漂亮的竹制哨子出现在上面,说道:“初次见面,你大概要叫我师叔,小小礼物,不成敬意。”

姜岚前一秒还觉得这人不靠谱,后一秒,见到可爱的竹制哨子后,就当场叛变。

她期待的小眼神瞟向傅漠,又装可怜,又撒娇,她发现当初对待爷爷的招数,对待傅漠异常有用呢。

傅漠眸色微动,直接说道:“收下吧。”

姜岚这才高高兴兴地拿起哨子,收了起来。

年轻男子摸着下巴,视线在两人间来回转动,随后,才明目张胆地靠近傅漠,说道:“他们都说,你这小弟子只对你一人特殊,我还不信,哪有人喜欢你这个大冰块呢?”

说罢,啧啧两声,根本没有在乎傅漠的回应,这人又继续说道:“你也是让人夸目相看,居然直接开始玩养成了,不鸣则已,一鸣惊人啊。”

姜岚顿时僵住了,如果你真的想说悄悄话,就请离远些,而不是在她一米之内,声音还这么大,当她是傻子嘛。

傅漠也是额头轻跳,肉眼可见地变危险了不少,他微眯双眼,说道:“竹钰,你是不是最近清闲了?”

竹钰顿时收起不正经地表情,装模作样地捶捶肩膀,戴上痛苦面具说道:“这不和你开玩笑吗,你上次交给我的事情,我现在都没完成呢,还来?”

抗拒的样子熟练极了。

随后,两人说了一些姜岚听不懂的东西。

她等得有些无聊,就在原地蹲蘑菇,但总觉得一股视线在偷偷地盯着她,看过去,又不知道是哪里,像是错觉,疑惑地挠挠头。